「除了當演員之外好像別無他選」 町田啓太以120%努力面對角色與工作

  •  2021-04-08
  •  
  •  陳昱均

日本男星町田啓太出道10年,雖參演過不少知名作品,但人氣與知名度始終不上不下,直到去年才憑藉被譽為「深夜奇蹟」的BL劇《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一夕爆紅,也讓世人終於發掘這顆被埋沒許久的寶石的存在;對於這樣巨大的轉變,町田啓太最近接受雜誌訪問時,就剖析自己其實當初並沒有下定那種要終生為這份事業奉獻的堅定意志,只是抱持「挑戰一下看看」的心態去面對,但在這10年間慢慢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放棄演員這份職業,「除了當演員之外好像別無他選」,因此不管接到怎樣的角色與怎樣的工作,都會以120%的努力去面對,「希望自己能夠透過作品為人們帶來更多更好的影響」。

圖/町田啓太最近成為《Numero》雜誌5月號的封面人物。擷取自Numero Tokyo推特

町田啓太最近成為《Numero》雜誌5月號的封面人物,除了為該雜誌拍攝一系列帥氣美照之外,也在訪談中回顧了自己這10年來的演員生涯,因為喜歡跳舞並在20歲時通過徵選進入現在所屬社「LDH」的他,後來因為腿傷的關係,意外以演員的身分開啟自己的演藝之路,町田啓太坦言,當初就是抱著想努力挑戰看看的心態去進行,但是沒有特別想過要達成什麼目標或產出些怎樣的作品,更沒有那種決定好要終生為此份事業奉獻一切的意志與理想,「過去曾有過為了能演出自己想要嘗試的角色,而什麼都願意做的時期」,而起初也確實接到像混混、不良少年等邊緣人物的角色比較多。

圖/町田啓太(左)剛出道時,接到不少小混混之類的邊緣角色。擷取自町田啓太Ameba

町田啓太指出,那個時期的自己可說是完全不考慮將來、只是單純得到什麼角色就演什麼的階段,但是也是在那時萌生出想要好好累積演技的慾望,陷入矛盾的泥淖之中卻也不知如何掙脫出來,加上又慢慢發現現實與理想之間有著巨大落差,「與10幾歲時想像20幾歲的自己會是怎樣的,可說是相差甚遠」,因此在那段工作不會接踵而來、中間有不少空檔的時間當中,內心越發感到毛躁與焦慮不安,「要是當時能好好面對自我、重新整理自己的想法,這樣的狀況或許就能早點好轉,但當時的我只是冷漠地無視這一切」。

圖/町田啓太指出,自己20多歲時與10幾歲時想像當時的自己會是怎樣的,可說是相差甚遠。擷取自YouTube @ Numero Tokyo

即便內心懷抱不少糾結,但是町田啓太表示,自己對於任何獲得的工作與角色,都是付諸120%的努力去應對、傾盡自身全力去做好應盡的本分,結果沒想到獲得不少肯定與正面回饋,終於讓他感受到被肯定的實感,也萌生出更多勇氣,慢慢找到前行的正確方向,自己做為一個演員的意識,正是這樣一點一滴慢慢萌芽出來的,「自己能有機會出現在觀眾面前被聽到、被看到自己的演出與作品,代表不少人從我這邊得到了一些東西,因此就會希望能夠人們帶來更多更好的影響,畢竟我也是在與他人的相遇和作品當中得到啟發,才成為今天的自己,所以即便有點難達成,但當前的目標就是希望也能成為在他人心中美好的存在」。

圖/町田啓太希望自己能透過作品,持續為人們帶來正面的影響。擷取自町田啓太Instagram

町田啓太也表示,自己一路走來都未曾放棄而能一直堅持下去,是因為自己覺得除了這份工作之外,自己好像別無他選,「其實也不是沒有考慮過走上別的道路,但唯一捨不得放手的就是演戲」,加上至今為止,在自己經歷的各種嘗試與挑戰中,演戲讓他能夠透過作品、角色、與人的相遇去接收到更多的刺激,也不斷會有新的機遇與挑戰出現,成為他在執行這份工作時最大的期盼,似乎與他的性格也很相配,慢慢意識到自己有多想要繼續把這份工作堅持做下去,「我是在快接近30歲時才逐漸領悟到這些的」。

圖/町田啓太表示,自己一路走來唯一捨不得放手的就是演戲這件事。擷取自町田啓太Instagram

「這10年對我來說,感覺好像沒有什麼特別的變化,但像這樣有幸接受訪問時,又覺得這10年的時光猶如白駒過隙」,町田啓太感慨,10年來的回憶可說是酸甜苦辣都有,但10年之後,自己開始得到越來越多能夠演出不同角色的機會,當中包含自己曾經想演出的,也有那些從為挑戰過的角色,他認為除了10年來自己透過作品慢慢被大家認識到,也有不少共事的人透過作品而願意幫他牽線、給予他新機會的原因所致;看著當前演藝圈有不少藝齡就達半世紀以上的大前輩們,讓町田啓太意識到自己僅10年的演員之路仍是任重道遠的,「對於我來說,每一個拍攝現場與新的角色,都是一個新的出發點,希望自己能夠不忘保持新鮮感,持續向前走下去」。

圖/町田啓太希望自己能夠不忘保持新鮮感,持續向前走下去。擷取自町田啓太Instagram

關鍵字